首页 »

这389名上海大学生为啥纷纷奔赴郊区工作

2019/9/11 17:59:39

这389名上海大学生为啥纷纷奔赴郊区工作

昨天,2016年上海市选聘到村任职及“三支一扶”岗前培训开班式在上海市委党校举行。台下,389名新一批选聘到村任职及“三支一扶”大学生手指执笔,聚精会神地听着报告。

 

一张张略带青涩的面孔,一双双饱含憧憬和骄傲的眼睛。他们与其他应届生一样刚毕业,只是走出“象牙塔”的他们,并没有选择待在玻璃写字楼内俯瞰市中心的繁华,反倒是田间地头的“乡土气息”令他们着了迷。

 

2016年是本市开展选聘到村任职工作的第9年,也是国家和本市实施第3轮“三支一扶”五年计划的第一年。经过自愿报名、高校推荐、考试面试和体检政审等环节,本市今年共选聘到村任职大学生179人,招募“三支一扶”大学生210人。这389名大学生将奔赴本市9个郊区的农村基层从事2到3年的村支书(主任)助理、镇村综合管理、法律服务、就业和社会保障、农技推广、合作社助理、水利和支教等工作。

 

一双跑鞋、一支钢笔、一本笔记,新鲜血液来到农村,下沉基层。肩负着这样的使命,年轻的他们准备好了吗?

 

上任三周:“被需要的感觉真好”

 

赵宇航出生在一个“村官世家”。爸爸和爷爷都曾是农村的基层干部,从小耳濡目染长辈解决村里头的各种事情,上到村委决策、下至“一地鸡毛”,但凡村民们有什么事情总爱敲响他们家的门。

 

“做村官能为老百姓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,这份成就感和荣誉感是它最吸引我的地方。”赵宇航来自贵州农村,现在他是闵行区华漕镇杨家港村的一名党支部书记助理。4年华东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的学习,让赵宇航深深感到了“学以致用”这四个字。

 

“本以为农村都是很落后的地方,法律知识根本派不上用场,但是上海的农村建设真的不一样。”第一天来到杨家港村,赵宇航走进办公室,一张干净整洁的办公桌、一台台式电脑,头顶还有空调送来的阵阵清凉。“与老家的农村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景象”,上海郊区农村的现代化让他大为惊叹。

 

“农村经济条件好了,就会遇到各种与‘法’相关的事宜。”赵宇航来到杨家港的第一天,就被几位村民团团围住。

 

“小赵,你是懂法律的人,这个土地出租合同你给我瞧瞧。”原来,当地不少农民想出租土地使用权,但是苦于不会拟定合同或是看不懂合同的内容,赵宇航就为他们逐条解释,手把手教村民拟合同书。村民们的疑惑得到了解答,兴高采烈地回去了。第二天,更多的村民找上门来,依旧是点名要找“小赵”。

 

“拆违后,屋子里接电接水的程序怎么走?”、“盖公章证明,我要带什么材料?”感觉到“被需要”的赵宇航干活干得更加卖力了,不止等着村民找他办事,他还主动要求多下到村里头,走进村民家了解他们的实际困难。

 

“虽然还是听不太懂村里人的方言,但这并不阻止这三周以来,我对这儿产生的归属感。能为他们办点实事,就是自我价值的体现。”

 

“下基层”不是为了解决就业

 

为鼓励有基层经验的大学生扎根农村,自2006年起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。如原服务单位有职位空缺需招聘人员时,应优先录用服务期满考核合格的“三支一扶”大学生;基层乡镇事业单位招聘人员时,应拿出一定职位优先录用这部分大学生;“三支一扶”大学生服务期满当年报考公务员的,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等。

 

将“村官”、“三支一扶”作为“谋出路”的选择之一,真实地体现了部分大学生的想法,但更多的大学生并非冲着就业而来。

 

说起参加“三支一扶”的原因,胡倩颖自信而坚定,“我就是最合适这个岗位的人,只要用心就一定能够做好。”

 

与那些单纯为解决就业而盲目来到基层农村的大学生不同,胡倩颖在做出这一选择前,经历过一番自我剖析。“我的个性比较踏实沉稳,从小就在农村长大,对农村的情况也比一般人更加了解。”而更让胡倩颖下定决心的,是她在大学期间从事的各项学生工作。

 

“大学四年我都担任班长,无论是校级层面还是与同学沟通,在与人打交道方面,我比较有经验。同时,我也是校学生会办公室副主任,有关会务统筹、档案整理、表格设计、席卡制作等等这些业务内容我也都算熟悉。”

 

胡倩颖现在在宝山区淞南镇从事党建组织方面的工作,这一科室面向居委,以及各基层党组织,每天做的事,一个是与文件打交道,一个就是与人打交道,而这些正是她所擅长的。

 

胡倩颖说,自己对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很有兴趣,并且在之前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。虽说才刚来到新岗位,但上手速度还算快。

 

“来到基层农村,不是一拍脑袋的决策,更不是为就业而就业的选择。重要的是你是否了解这份工作,这份工作与你是否真的匹配。”

 

“铁球”还是“皮球”:基层工作需“三勤”

 

“大学生到了农村不要像水上的皮球,从上面看下水了,在下面看漂在水上,要能真给我们做点实事。”这是某位村民在谈及大学生当“村官”这一现象时,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

一方面是基层农村对人才的渴求;另一方面,有的大学生来到了农村,却有些“三心二意”。有的缺乏社交经验,不善于和农民打交道。有的大学生则把“村官”当做人生跳板,整天忙着准备考研、考公务员等,不进农民家、不办农村事,工作流于形式、浮于表面。

 

如何不做“皮球”,扎扎实实沉下去,做一只有分量的“铁球”。有着8年基层农村工作经验的高燕峰,在现场分享了她的成功秘诀。

 

2008年的7月,高燕峰作为上海第一批大学生“村官”来到了金山区张堰镇。3年的基层磨练,让她得以迅速成长,如今高燕峰担任金山区张堰镇桑园村党总支书记。

 

在她看来要深入基层、走进村民的心,便离不开“三勤”。

 

首先“嘴要勤”。“看到村民不管你熟不熟都要主动开口,‘伯伯、婶婶’,多叫总归不会有错。第一映像好了,今后解决问题的时候就更加方便了。”

 

其次是“手要勤”。“村里的事都比较繁琐,遇到让你让倒茶、复印材料时,你一定要放下架子,不要认为自己是大学生,就有高高在上的样子。”高燕峰说,其实村里的工作人员很多是经验丰富的老师,从他们身上就能学习不少东西。

 

最后就是“脚要勤”。“村官一定要熟悉村民,所以我们大学生村官一定要主动跟着其他人员走下去,多听、多记、多写,平时有空的时候可以多走走老年茶室和医务室,因为那里也是村里村民的集聚点,会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,掌握村民的想法。”

 

“别小看农村基层工作,能把小事干好了,积累更多的处事经验,你才能处理各种问题。”

 

高燕峰说,自己在基层岗位上体验了诸多的“第一次”:第一次到队长家里主持召开户代表会议推选村民代表、第一次坐拖拉机到镇上交捐款物品、第一次担任经济普查员与村里企业家们沟通交流、第一次到村民家中沟通并为狗打防疫针……

 

“虽然这些事都是不起眼的小事,但是就是通过了这么多的第一次,让我不再是在众人面前一开口就脸红的小姑娘了,也不再是一碰到难题就要逃避或找靠山、找人帮忙,我更多地是自己尝试,独立完成。”她说,“这些收获与锻炼,是农村基层岗位馈赠给我的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。”